翻开书的下一页

翻开书的下一页

现状已经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叫喊着要变革;但当真正的变革开始了,我们又是如此的怀念过去,哪怕过去最不好的地方都比变革后要好,为什么我们这么难翻开书的下一页?

变革的第一步是与过去做诀别

变革CHANGE ,技术层面上的变革,其实是非常快就完成的,以一个新的情景代替过去而作为发生的标志:比如换了一个新老板,新的组织架构,新公司,新职位,新地点…

但变革在人的内心引发出的心理情感的转变Transition则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这个转变与技术层面的变革不同,它不是以新的状况为起点,它是以向过去告别为启动标志。

这个告别是永久的,就像在追悼会上的遗体告别,有埋葬意义的诀别。这是一个真正翻开新一页完成心理上变革的第一步,也许是最难的一步…

 

换个航空公司买张机票容易,但然后呢?

在过去的5年中我一直乘坐香港国泰航空从意大利来上海,我享受着作为白金钻石卡贵宾的特殊照顾。直到今年,频繁的旅行,让我开始对要到香港转机一次,要倒2次火车早上5点起床去米兰赶飞机,以及单程总时间将近24小时等等感到疲惫、厌倦,我抱怨,老公建议我改乘法航。

他开始给我描述愿景:法航可以使得你傍晚才离开家,赢得一个白天的时间,到巴黎转机只需等待1个小时,飞机是夜航,你睡一觉就到了,而且你积累的里程换免 费机票比国泰有更多机会使用,毕竟你从威尼斯去巴黎机会比较多。听起来很诱人,在他的鼓动下,我9月份买了法航的机票。技术层面的改变完成了。但…

怀念过去…在巴黎机场,我感到非常失落和孤单,没有了进入贵宾室的邀请券,我在大众休息厅等候,周边吵杂混乱;熬到登机了,我刚起身又马上坐下来了,意识到我不再是贵宾优先了,要排长队等候登机;登机后,再没有人到我座椅前来问寒问暖了 “郭小姐,有什么需要吗…”;电视屏幕小小的,遥控一点都不智能,空姐冷冰冰的…不满意的清单长长的,我很失望,懊悔听他的建议,无比怀念国泰。
到了上海,老公电话来询问感受如何,我这通抱怨,国泰所有的不好都比现在的法航更好!
展望未来…他静静地听着,没有反驳和否定我的失望,然后又一次带我看愿景:“昨晚睡的好吧?法航夜晚飞行这个时间比较适合人的生物钟,一觉就到了;另外你看现在已经是上海的19点了,你吃过晚饭,一会就又到了睡觉的时间,这再睡一次,明天你肯定会精神饱满,你等着看吧! ”我感觉到心情稍微有些平复,但还是半信半疑。

 

后来这个失落、懊悔、愤怒、怀疑、抱怨、听他讲愿景,想好处、心情平复,看到一线希望的过程又重复了好几次,终于,2个月后,我开始真正地接纳了法航。

在变革开始的情感转变期,领导者需要不断重复同理心的聆听、带着激情沟通愿景。

 

因为正在经历变革的当事人内心充满恐惧、感受到不安全。人们抱怨现状是为了去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领导者描绘的愿景吸引了大家,因为那里面有每个人所向往的好处,所以大家启动了变革。但变革的路是如此漫长而艰难,远远超过人们的预期。

 

于是最自然不过的反应就是怀念过去,因为那里有我们熟悉的参照物,安全感在那里;要想翻页,真正完成变革,需要从心理上与过去做诀别,这种痛苦需要leader的理解和陪伴。

变革不成功80%的情况是领导者没有真正有效地陪伴大家走过心理情感转变的阶段。

什么样的领导者leader可以做好这个陪伴呢?

这里就需要领导者拓展情商的能力:用心去感受理解,而不是用脑子去评判否定,用肝胆去检验、确认、坚定相信的愿景。领导者自己经历过痛苦的变革,在个人成长中不断修炼拥有一个强大的内心世界。

他用善意聆听,接纳当事人的负面情绪,他忍受孤独和不被理解,他自我激励,他不断地带领大家眺望远方,看那个大家都充满希望的地方,用大家对这个向往的愿望来激励前进。

想了解更多: 威廉.布里奇斯(William Bridges)http://www.wmbridges.com/ 强调理解转变(transitions)的重要性是组织成功实现变革(changes)的关键。他提出转变是适应变革的心理过程。转变的 过程包含三个阶段:放弃过去,中间区域(即旧的已经放弃而新的还没有完全呈现),和新的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