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活与自我 Flexibility and Ego

灵活 与 自我

Flexibility and Ego

 

 

 

 

 

25th Sharing letter K-Pro Consulting in Italy Jan. 4th 2016

Flexibility and Ego

年末我无意中闪了腰,在一个几乎完全不可能发生的情境中,好像生活想借此提醒我些什么。这种身体扭曲Twist的感觉,或许是当下生活中的一个镜像映照。

我坐下来,仔细想想,“看到”了自己的僵硬,而执拗…诞生了这篇Flexibility and Ego 。

2016年伊始,借此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健康快乐,共勉“灵活”,共勉察觉和管理Ego

           Jia GUO 郭佳

Desire to be inspired and to inspire


 

 

新年前,我去意大利一家定制服装商店转,目睹到一个有经验的销售人员是怎么因人而异的。

一个非常有主见的顾客,用近乎“粗暴”的语气否定了她的建议,坚持要他认为适合的款式,这个销售人员淡定地接受下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显然她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根据顾客对款式颜色的要求,去拿合适尺寸衣服的跑堂儿的,没有任何多余的建议或执拗。

但这个这个过程却看起来非常舒服,在她身上我没有看到自尊心受到伤害,敏感、赌气不说话的部分,也没有阿谀奉承的虚假,她非常自然地转换了角色,从一个50来岁有资深服装经验的销售人员转变到一个只跑来跑去按照顾客要求取递东西的小伙计。

结果是,客人满意地找到了他要的东西…微笑地谢过她,说以后还来…

接下来的一幕,她又回到了她擅长的技能领域,因为另外一个顾客明显懵懂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她摇身一变,以专业、坚定的口吻给予建议指导,甚至有时候客人犹豫不决,她会说这个真的很适合你,相信我。

结果呢,这个客人也满意地找到了他要的东西…也微笑地谢过她,说以后还来…

在两个不同的场景下,我感受到的是销售人员的善意、随和,感受到她顺应不同情景表现出的灵活,她的服务意识,在这里我没有看到Ego…

这让我联想到最近听到过的一家正在Liberated 法国企业,负责人在几个部门中选择新的部门领导,但方式却各不相同。

他沟通出来的信息是一样的,他希望部门招聘选举出每个员工愿意追随的领袖,但每个部门的反应和行动却各不相同。

有的部门热烈拥护,从设计招聘“老板”的工作内容书,到招标筛选,成立评选小组,一系列行动都是自己组织,不需要这个负责人参与。负责人只是被“知会”了选择结果;

而另外一个部门对于同样的自己可以决定招聘“老板”的信息,表示出有保留的欢迎,他们愿意撰写招聘工作内容书,发起招标,但希望负责人本人亲自面试筛选,并且一旦做出决定,他必须来到部门里“述职”,告知部门成员为什么选择这个人…

我听得目瞪口呆,好奇地问这个负责人,他怎么能如此轻松地接受第二个部门的“质疑challenge”,这些人又想被解放,又不愿意承担责任,他难道不生气吗?他想了想,告诉我,当时真的没有觉得很困难,因为他的目标很单纯,他只想为部门选一个合适的老板,选一个组员愿意合作的老板,他的目的是服务于团队。
一席话如醍醐灌顶,“我的目的是服务于团队”。

 

在这里,我没有看到ego敏感的受伤,没有看到僵硬地固守同一种方式,“一招鲜吃遍天”,没有看到“我是对的你们是错的”,没有看到“我”好心好意解放他人还没有被领情的“救世主”情结;反之我看到了一颗谦卑的心,一个只想服务的愿望,一个甘愿位居低位“芦苇”的姿态。


 

“只有当我带着谦逊的⼼心态,出现在我要陪伴的对
象面前时,真正的帮助才开始。这就是为什么我必
须理解帮助不是要掌控,而是要服务。”
Soren Kierkegaard 索伦·阿拜·克尔凯⼽戈
(1813-1855年)丹麦哲学家

 

 

以下摘自《领导⼒的人性基本原则 les fondements humains du leadership》-Jacques Santini, Christophe Le Buhan 翻译 郭佳

                          芦苇的力量

在《从优秀到卓越中》作者Jim Collins将那些带领公司走向卓越的领导⼈称之为“第五级的经理”,这些经理和我们通常在媒体宣传的或者商校推崇的经理人有很大不同。“在这些第五级的领导⼈身上,我们看到很矛盾的方⾯,

“在个⼈方⾯他们是如此谦逊,而在职业⽅面又是如此野⼼勃勃。他们的野⼼,是服务于他们的企业,而不是为了他们⾃⼰。”
走的更远些,“第五级的领导⼈他们谦卑、虚心,不引⼈注意;而那剩余的三分之二的我们⽤于做⽐较的企业领导人都显⽰出膨胀的自我,这最终造成了他们的公司平庸甚⾄倒闭。”

再挖掘深一些,这些第五级的经理⼈,“他们是仆人式的⽼板”。

我们的经验,与Jim Collins不谋⽽合,我们总结为:当自我占据主导地位,它将成为企业、项⽬的杀⼿,它破坏集体的绩效和价值。占主导的“自我”,为了实现个⼈野心,而把集体利益踩在脚下。它只想炫耀、⾼高在上,它在占有和统治中找寻被认可,和自我保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