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另一个自己 Being and Self connected

最近发现,无论在管理 类,还是个人成长的书籍里,都会看到对“本我being”和“自我self”的描述,慢慢扫盲下来,觉得这个“本我自我”不再是抽象的哲学、心理学词汇 了,他们就是我头脑里的两个声音,我越搞得清楚哪个声音代表谁,我就越知道应该听谁的来做决定,我就越可能让他们不打架,和谐相处,帮助我幸福成功。

 

 

借当下的春光明媚,分享给大家,共勉对幸福宁静的追求!

Jia-Vanessa GUO

Desire to be inspired and to inspire

 

 

    Stop judgement   停止评判他人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

遇到他人,或者觉得对方比自己强,内心虚弱不自信,或者觉得对方不如自己,忍不住想打压或者“帮助”他人,似乎找到正中间既不作“救世主”,也不作“刽子手”,也不作“受害者”很难。我们与他人的关系似乎总是在强弱之间做零和游戏。

怎么才能跳出来呢?

上周五和一些我第一次见面的意大利人一起吃饭,席间我和4个意大利女人坐在一起,有一个声音在我头脑中说:“哇,她们看上去真厉害,每个人手舞足蹈,面部表情丰富,似乎非常自信,她们应该比我年龄大,比我厉害。”

另外一个声音在我脑子里反驳说:“别看她们声音大,吵吵嚷嚷地,其实她们上不了台面,你在米兰都能用意大利语主持上百人的会议,当时会上有几个女人敢站到台前说话!她们不如你。

突然一盏灯在我头脑中亮起来:“哎!我在做什么?我在和她们做比较吗?我想证明什么?如果我证明自己比她们强,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 哦,我大概是内心有些慌恐,担心,在陌生人面前,在非母语的环境下,我内心那个“本我  小女孩”冒出来了,她需要些鼓励和安慰。

我们甚至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本我 being”就已经开始存在,它是我们的核心,能量的源泉。同时伴随我们生命,从最初几年就开始出现了“自我 self”,“自我”肩负着园丁的工作,保护“本我”保持纯真,呵护它茁壮成长尽可能地适应外界环境。

如果一切顺利,本我和自我就如同一对好朋友,共同成长,没有谁要占上风。

但我们的成长过程中很少一帆风顺,好心的父母长辈试图给予孩子一个“通向捷径的成功”教育,他们不知不觉地就“强迫”我们放弃本心想走的路,而去满足长辈的期望;

尤其是当孩子经历一些悲剧事件,成年人不希望看到孩子的伤心、害怕、痛苦、恐慌,所以这些本来自然正常的情绪,不允许获得表达,好心的成年人期望“锻炼”孩子“坚强”。这些不允许表达的情绪深藏在内心,孩子承受巨大的压力,同时求生的本能促使“自我”不断地适应外界,去做成年人期望的事情,以获得最起码的“爱”和关注。一个面具就慢慢形成,用以保护脆弱的“本我”,不流泪,不软弱,慢慢的戴上的面具就像椰子壳一样,越来越坚硬,甚至感受不到内心的感觉。

在“本我”和“自我”之间,渐渐地鸿沟开始建立起来,“自我”蓬勃发展,适应外界对自己的期望,把自己变成他人期望自己成为的样子,而“本我”依旧弱小停留在小孩子状态,这个差距逐年增加,内心的矛盾也就逐年增加。

“自我”打压“本我”,嘲笑它的幼稚、天真、不假思索 “这么大人了,你怎么还有梦想啊?你要活的像个成年人,不喜欢也必须做!”

“本我”知道戴上面具过的日子不是内心真的想要的,但这个未成年“本我”弱小的声音很难被强大的“思考”听进去,我们更愿意相信大脑发出的信息,因为那更符合社会的主导声音。

我们可能会看起来很成功,在外人的眼里,一切成功的指标都满足了,但内心就是得不到持久的宁静和幸福,这个隐藏起来的矛盾可以持续许多年,但总有一天会爆发。

有 时候当我们在某件事情上因为某个人的一句简简单单的话,会大发雷霆、伤心欲绝,其夸张程度看上去不像是成年人的行为,其实,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的“小孩子 的本我”在发言,它试图强势一次,打压“自我”,那个时刻,我们把碰到的人潜意识当作了自己童年时候碰到的某个人,那种委屈或者气愤就像耍小孩子脾气一样 “不合时宜”的宣泄出来了。

到底该听“本我”还是“自我”的?

答案不在于谁战胜谁,而是让他们友好相处,连接起来。be connected!

 

当我明白我内心真正需 要的是安全感,“小女孩”感到紧张害怕时候,我头脑中的另外一个声音,以成年人的成熟坚定,用友善的口吻,拥抱小女孩,温柔地说:别害怕,这里没有人要和 你比十八般武艺,她们和你一样,是普通人,有自己擅长的和自己不擅长的,你不需要特意表现什么,作你自己就好了。

 

这番话安抚了那个“小女孩”,她不再选择用“评判”“挤兑、踩踏”对方来满足内心恐惧的策略,我很坦然地,宁静地吃了我的披萨,和大家友善和谐地度过了一个美好的晚上。

援引:<A la Rencontre de Soi- Se libérér des rapports de force> Hélène Roubeix

《重遇未知的自己》张德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