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解放自己,我就正在解放他人

当我解放自己,我就正在解放他人

“When I liberate myself, I am liberating other people”

今年夏天在美国亚特兰大马丁.路德金的博物馆里,看到与他一起为黑人人权战斗的战友Fannie Lou  Hamer一句话“when I liberate myself, I am liberating other people.”

这句话一下就击中了我。在这场轰轰烈烈的liberation中,我一直在想着怎么解放别人,让领导者称为自由的领导人,却从未想到过如此简单赤裸地理解到:其实解放自己本身就是在解放他人。

把这句英文,借用一个北京大姐的话从另外一个角度翻译成通俗的语言:“放过自己就是放过他人”…共勉!

Jia (我回归自己的中文名字)GUO

Desire to be inspired and to inspire

 

透过看到对方,我看见自己

我的大女儿Martina最近一天上课回来,非常不高兴,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分组演讲,每组5个人,但有个人悄悄加入她的小组,没有告诉大家,结果他们小组多了个人,在老师规定的时间里完不成任务,她是最后一个,就没有做成演讲,她很生气。从她的脸上,声音里,我 看到了她的愤怒,感受到自己身体里都跟着开始紧张,我说话开始小心翼翼,我尝试用教练术从各个角度提问题,帮她拓宽思路,甚至都开始给她上理论课怎么管理 焦虑…;但半个小时后,我看到她的表情依旧是烦躁,眼泪在眼眶里欲夺眶而出。而我还无缘无故地把她的紧张气愤都接过来,搞得自己也很不舒服,我也有些 动气了,我图什么?!

我冷静下来,问自己,我在做什么?我在帮助她啊!我好心好意啊!…但好像我又在试图改变她,

我看见你的痛苦,却想去结束这个痛苦,我看到,其实我并没有陪伴你的痛苦。”

我决定放下改变的念头,放过自己动不动就要做救世主的情结,我允许她愤怒,我陪伴她一起痛苦。我不再试图说服她生活中每件事情都有意义,说些要想开些等等上纲上线的话。

慢慢地她又告诉了我许多我先前不知道的细节:昨天晚上为了准备演讲没有睡好觉,她中午饭的时候和服务员发生了冲突,下午同组的人一直在玩弄手机…每件事情不起眼,但芝麻大的烦恼,叠加起来就把她最终压倒了。

她 的本能是想发脾气,指责那个没有声明就加入的同学,但又担心自己的火爆脾气可能会搞得鸡飞狗跳墙,不好收拾;所以压下来,把所有的气都堵在肚子里,她甚至 想逃离课堂,但最终她什么也没有做,像是被咒语给锁住了,关在那个她不喜欢的地方整个下午,甚至她还“自我牺牲”提出最后一个做,最终时间不够就没有机会 展示她精心准备的演讲。所以她愤怒,并且她感受到非常委屈

我这才意识到,她在这个下午做了多么大的努力,尝试在如此高的焦虑下,不火山爆发,也不逃走,而是很痛苦地忍着,这和她平常一贯的做法很不同,她已经有很大进步了!

作为陪伴者,我们经常对于被陪伴的人有所期望,希望她从今天的A点走到明天B点。问题是从A到B这段路到底有多难,我们不是当事人,很难真实感受到。当我们还处在今天A地点时候,如果我执着地希望对方立刻到达B点,我实际上就没有活在当下,我活在未来的我想要她去的地方。

如果我不活在当下,不放下自己所有要说的话,不放下要让她去我想要她去的地方的催促,我可能永远也听不到这些,也不可能了解不了这么深,我就不能真正地看见她, 我就没有尊重她在这场个人成长变革中的对自己进程速度的掌控自由,我就不能真正陪伴她。

当我放过自己,真正地倾听、不催促她改变,让她把这些都说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太阳”终于出来了,在她的脸上,开始浮现微笑,紧锁的眉头打开了。她自己释然了。

透过看见她,我看见了自己,当我解放自己,我就正在解放他人。

我看见你的冷漠, 却想去温暖这个冷漠,

我看到,其实我还没接纳你的冷漠。

我看见你的痛苦,却想去结束这个痛苦,

我看到,其实我并没有陪伴你的痛苦。

我看见你的自私,却去评判你的自私,

我看到,其实真正涌动的是我的自私。

我看见你的愤怒,却想躲开你的愤怒,

我看到,其实我没有允许你可以愤怒

我看见你的焦虑,却去担心你的焦虑,

我看到,其实我已经开始陷入焦虑

我看见你的魅力,并欣赏着你的魅力,

我看到,当下我也开始美丽

我看见你的谦卑,并感受内在的自信,我看到,我也开始低头谦卑

              如果对于看见,只是看见,并接纳所有的看见,并不想要马上去改变
              透过看见,我看见了自己,也看到生命原本的纯粹与全然。

引自“为你读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