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赢“的沟通

最近一段时间,连续碰到几位曾经收到过我的sharing letter的熟人,向我表达了在阅读时候的鼓舞和启迪,让我很受感动,原以为没有什么人会看的,竟然有这样的意义,也鼓励我今天在飞机上,写下这篇文章。

刚做完一个培训叫作”双赢的人际沟通”。几年前,我对怎么能做到双赢自以为很清楚,感觉不难,说起来眉飞色舞,带着笃定;有讽刺的是,我的能力随着阅历增加,反而做到双赢的百分百信心却随之下降,尤其是在和最亲近的家人达到双赢的沟通中屡战屡败,让我觉得真的很难,我不再“夸夸其谈”。

我反思,问自己,难在哪里?

发现,首先我很容易陷入不是“责备他人”,就是“责备自己”的陷阱里,似乎总要找到谁对谁错,把当下不舒服的感觉找个负责人。这个分析来分析去的过程,这个随之而来和我判定的“负责人”的“探讨/谈判”的过程,就一直在把“责任”当乒乓球,我发过去,Ta推回来。

培训中有个练习,需要参与者在同一个矛盾冲突的故事中,用四个角度来表达:责备他人、责备自己、同理自己、同理他人。明显看到和“责备自己、责备他人”相比,同理难多了。难在哪里?因为这个同理共情跳出了常有的逻辑,不再以对错论英雄,不再以快速解决,效率来做KPI。不是我们惯性思维所熟悉的模式。

同理的过程也在寻找源头,但不是对错,而是寻找自己的什么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把追求愉悦的责任放在自己身上。他人只是协助我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辅助者,而不是第一负责人。

反思中,发现一个曾经犯过的大错误,以为跟着情绪找到自己没有被满足的需求,就大功告成了,但忘记了我的需求是天经地义的,对方的需求也是!而且我们没有谁的需求比另外一方更重要,更优先。所以,意味着,要想找到一个能够满足双方需求的解决方案,就必须两方有连接,而且是深度连接,只有在心心相映,惺惺相惜的状态,才有可能有奇迹出现,找到可能既不同于我的,也不同于对方现有提出的真正“双赢”的解决方案。所谓的“共创” 才有可能出现!

反思中,还发现,和我不熟悉的人,做到双赢沟通容易,越亲近的人,困难越大。难在哪里?在亲近的关系中,我们的ego小我,越容易跳出来。在一个放松的状态下,疲劳的一面自己终于允许呈现出来,因为对于亲人有个不挑明的期待:“Ta懂我!”,期待对方更宽容,通过Ta的宽容,满足自己省些力气的沟通,满足relax, rest的需求,同时借助对方的宽容,满足自己被爱被宠的需求…等。可是我忘记了,对面那个人,也有同样的需求,Ta也想省些力气沟通,寥寥几句就能默契地被满足,这也是Ta对“爱”的KPI指标,所以,两个超级追求快速、效率的人,反而事倍功半,不是我赢你输,就是你赢我输,甚至多数时候“双输”,而且事后还花无数时间Debrief。我意识到自己对“快速、效率”的一贯痴迷的追求,是造成达不到双赢的一个重要因素。

此刻,没有成功的秘诀分享,我也在寻找…

或许这个当下我承认自己“有知无能“的状态,就是谦逊心态的开始,而双赢的沟通,非常需要谦逊 humble!

佳 2018年8月22日在法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