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自己 Auto-Empathy

倾听自己

 Auto-Empathy

 

倾听自己内心的情绪,给自己创造一块温馨友善的空间。

最近一个月以来一直在练习Auto-Empathy,一种通过倾听自己来接纳当下情绪的方法。

在个人成长的书籍里经常可以看到这样一句话:接纳自己当下的情绪,不做评价不做指责。每次看到时候,我都很困惑,怎么接纳呢?快乐高兴的时候容易,但当我浑身气得发抖,当我失望情绪低落到谷底时候呢?

最终在auto-empathy当中我找到了答案。与大家做个分享,并恭祝国庆节日快乐!

Jia-Vanessa GUO

Desire to be inspired and to inspire

 

Auto-Empathy其实是Empathic listening “同理心聆听”的一个分支,这里的关注点不是倾听他人,而是倾听自己。

说到同理心聆听,这是个挺大的话题。在诸多个人成长比如Non Violent Communication,以及领导力 比如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的课程里面都有提到,它被看作是“聆听”的最高阶段。

 

在听的过程中,我们经常潜意识地在做评估Evaluation, 或者判断judgement,这些过滤了我们听到的东西,只听见想听的东西。

印第安人说:

我请你听,你却告诉我“你不应该有这样的情绪”,这不是倾听,你不是我,你不知道在我身上当下发生了什么…”

“我请你听,你却直接告诉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让我觉得自己很笨很弱小,这不是听,你剥夺了我成长的机会…

这不是我请你做的倾听!

Auto-Empathy其实是Empathic listening “同理心聆听”的一个分支,这里的关注点不是倾听他人,而是倾听自己。

说到同理心聆听,

这是个挺大的话题。在诸多个人成长比如Non Violent Communication,以及领导力 比如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的课程里面都有提到,它被看作是“聆听”的最高阶段。

这个倾听阶梯最下面的几层“忽视-听但没有听见 Ignoring” “假装在听 pretend listening” “有选择的听 selective listening”,在听的质量上都不够份量。

 

“倾听自己” Auto-Empathy,采用和Empathic listening 同理心倾听来倾听他人一样的方法,是自己作为自己的好朋友,给予高质量不带任何judgement的倾听。

 

 

1.陈述事实,

2. 梳理事实下面的情感,

3. 挖掘背后的原因理清楚是什么心理需求没有得到满足,

4.再制定相应的策略。

举个例子:

一天早上我乘坐出租车,到达目的地后,我一边付钱给司机一边说,”能帮我拿下后备箱里的箱子吗?”我没有听见回答,但听到一个按钮瞬间把后备箱打开了;我 付完钱,下车走到后备箱的地方,等司机来帮我拿箱子,1分钟过去了,他没有来。我顿时火就上来了,气哼哼地自己把箱子拖出来,再狠狠关上后备箱。

我心里这个气:哼,这就 是上海出租司机的素质,早知道先让他拖箱子,再付钱,一点儿都没有绅士风度,要不是一大早没有多余时间,否则不会便宜你的…….

一个声音在脑子里突然响起,试试auto-empathy去看看当下的自己内心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我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开始和我自己说话,让那个当下外人可以看到的自己和内心那个善意倾听的自己进行对话:

1. 都发生了些什么?(陈述事实?我向司机发出一个请求,请他帮我从后备箱里拿出箱子,他没有做。

2.你什么感觉?(梳理事实下面的情感)我很生气!我很愤怒!

3.为什么你有这样的感觉?(挖掘背后的原因理清楚是什么心理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这 个部分我花了点时间,因为我觉得问题都是他造成的,我当然有权利生气。只是突然意识到“生气”是有强烈judgement色彩的情绪,那我judge他什 么呢? 仔细推敲,我发现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受到平等的对待,我客气对他,我期待他客气对我,但我没有受到同等的待遇。我觉得他没有尊重我。是我内心那个小小的期待 他人尊重自己的“我”受伤害,要报复!

4. 你可以怎么做?(再制定相应的策略)其实,静下心想想,当我看到他没有下车来,我可以走到他车窗前,和他确认他是否听到我说的是帮忙从后备箱里拿东西,而不仅是打开后备箱。

我也可以此时问问自己,当时我提出的是个请求还是个命令?如果是个请求,就要做好准备对方不接受,否则我就当作命令,“不帮我拿箱子,我就不付钱”。

大概3-5分钟后,我感觉内心平静下来,原来冲到头顶的火熄灭了,我接纳了自己当下的愤 怒,允许自己发泄出来,并承认自己要求被尊重的需求是合理的,应该得到满足的,最后我发现满足这一需求的方法不仅仅是发脾气摔后备箱,或者耷拉着个郁闷的 脸一整天,或者找个人就骂一遍上海司机,我还可以有其他途径和策略。

这个我和我最好的朋友-“自己”的对话帮助我点亮了一盏灯,照亮了我原来看不到的地方,这就是我所理解的接纳自己当下情绪所带来的好处。

To get more information about Auto-empathy:  <Pratiquer la Communication NonViolente> Françoise Kell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