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陪伴?

什么是陪伴?

What‘s ACCOMPANY?

 

 

走在陪伴“自由企业”的路上,经常被问到 “什么是陪伴?”

今天在台中机场无意看到的一句广告语“Soul mate”突然启发了我,意识到也许真正“陪伴”的是彼此的灵魂。是灵魂与灵魂的相遇,是真实的我与另一个真实的个体,在当下相遇,彼此不带任何改变对方期望的相遇,全身心地去感知对方,相识、相知、相伴,相随、共同成长。

在陪伴通向“自由企业”的路上,其实是我们在各自的人生旅途中相遇相伴。我们需要用demanding和kindness来彼此陪伴,同时陪伴自己,因为这是条少有人走的不容易的路less traveled road。

炎热夏日,我们彼此陪伴,共同成熟ing。

Jia (我回归自己的中文名字)GUO

Desire to be inspired and to inspire

 

 

字典里是这样解释ACCOMPANY陪伴的,

“ The verb accompany means to keep someone company, or to be their companion on a trip or journey. In a musical sense, accompany means to play background music for the lead singer or soloist.

在这段话里,提到陪伴是“伴随”,在被陪伴的人近旁,而不是前后,没有在前面去拉拽,也没有在后面推动。而是在其左右,与其在同一线上。被陪伴的人 走得快,我们就走的快,他/她走的慢,我们就走的慢,他/她停下来,我们也就停下来,静静地陪着,只是“在一起”。陪伴要求我们活在当下。

字典中也提到,有在旅途中“作伴”的意思,人生中当我们找到另一半的时候,我们用的就是这个词“伴侣”。在一个好的“同伴”的陪伴下,我们更欣赏沿途的风景,感觉和他/她在一起的时光是美妙而飞快的,并且愿意在记忆中多次回放。

字典中还提到陪伴在音乐演奏中是“伴奏”的意思。意味着陪伴者是背景音乐。就好比陪伴中的那个倾听者,他/她的任务是倾听、读懂他人。

这个“任务”很难,许多人在开始练习倾听的时候,告诉我,“全程听别人说话,不打断,我快憋死了!” 的确,多数时候我们在交流争执中会大喊:“你要理解我!”“你听我说!”…First understand then to be understood,很难…

这让我想到了丹麦哲学家Soren Kierkegaard一首诗“陪伴”中所提出的陪伴者需要具备谦逊的品质,有如“伴奏”,陪伴者不是主角,陪伴是在服务,而不是掌控。

 

陪伴    Soren Kierkegaard

如果我想成功地陪伴一个人,到达要去的地方,
我就必须到他现在处的位置上去找他,
从那个地方开始,只能从那个地方开始。

那些不知道怎么做到这一点,却自认为可以帮到别人的人,
他们错了。

要想帮助别人,
我必须比他了解的更多,
但首先是了解他所知道的事。

如果我做不到这一点,
哪怕我比他更有能力,更聪明,
也将无济于事。

如果我只是想显示我知道的,
那说明我骄傲自大,
想让他人崇拜我,
这不是帮助别人。

所有的帮助都开始于谦逊
在我想陪伴的人面前;
这就是为什么我必须理解
帮助不是要掌控,而是要服务

如果我做不到这一点,
我就不能帮助他人。

高质量的陪伴,前提是完全不想改变对方
没有人喜欢被说教,没有人喜欢被控制。因为当我们想要改变对方时,无论出发点多么好,道理多么正确,其实都在传递:我不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你应该变成另外一个样子。这个改变对方的能量本身,就会让对方抗拒。

为什么想要改变对方?因为看不见对方的真实存在,只能看见我们头脑中想像出来的、正确的对方应该是怎样。头脑想像对方应该的样子的时候,就是我们的ego“自我”跳出来,想证明自己对的时候。我们的头脑会造出一万种理由,证明自己的想像就是真理。
当我放下预期和目的,以我的全部本真与一个人或事物建立关系时,我就会与这个存在的全部本真相遇,这种没有任何预期和目的的关系,即是我们真的相遇了。

当我们放下所有的要求、控制、评价,只是单纯看见对方当下的样子,当下的感受,并愿意和这个真实的人在一起,分享时光,这就是真正的陪伴。这种陪伴,无论对自己还是对方,都是巨大的滋养疗愈。”

                                                         摘自“中国国际萨提亚学院” 微信公众号:chinasatir


 

在这个炎热的夏季里,我在学习“放下”,撒手让ego离开我,因为在陪伴中,没有ego。

我学习放下“对等”的要求:不是因为我花精力倾听、理解,而因此有权力要求对方做同样的事,这不是陪伴,陪伴不是斤斤计较、陪伴不求立即的回报。

我学习接纳对方以他/她特有的方式陪伴我。陪 伴是相互的,我陪伴对方,对方其实也在陪伴我,无论我们彼此是否意识到了,而人千差万别,我不能强求他/她用我熟悉、舒服的方式陪伴我,因为这里面又有要 “改变”对方的期待。我接纳他/她的方式,我接纳我们的不同,我去体会、理解在对方那个看似冷漠、懦弱、强势、霸道、高傲背后的良好用心,去看见那个隐藏 在面具后面的“怯生生”的真实本我。因为只有在那里,我们才会真的彼此看见、相遇。

在学习陪伴他人的路上,我首先陪伴自己走向成熟。

 


 

理解  

“当 我们听到他人讲话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评估、评价,而不是理解。如果一个人表达了一种情绪,一种态度或者一个见解,我们很有可能马上会想到:“对还是错”, 或者“这很愚蠢”,“这不正常”,或者“这不符合逻辑”,“这样不正确”,“这很不好”。很少我们会允许自己像当事人那样准确地去理解他/她所表达的原话 意思。

为什么会这样,我想大概是理解包含着一定风险。如果我允许自己真正地理解对方,有可能这个理解就会让我发生改变,而我们都害怕改变。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做到允许自己去理解对方,去全身心地,带着友善进入到对方的世界里,不容易。这甚至可以说是个很罕见的事情。

摘自《个人 形成论-我的心理治疗观 》Carl Rogers 卡尔.罗杰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